desle→集训失踪中

desle=深寐|
主要MHA/AOTU/APH|
极端混乱邪恶杂食|
爱好是all主角·幼驯染·修罗场!

【胜出】梦境传染(上)

职英胜出,已交往设定,同居中

努力小甜饼

老梗+巨雷ooc 没有文笔还巨短x

*我就是想看他们黏黏糊糊相互撒娇的样子!!!

 

可以的话请↓

 

——

爆豪睁开了眼睛。

 

窗帘上方的一角没有拉好,室外的晨曦就从这暴露的一角挤进了房间。折射在尘埃中的光线打在天花板的玻璃吊灯上,透过玻璃折射在衣柜上变成一个小小的光斑。爆豪盯着那个光斑看了好一会儿,两眼才渐渐变得清明起来。

 

唔……好早。

 

他眯起眼睛看了看床对面挂着的时钟,那根短粗一些的指针刚刚走过六点。对一个职业英雄的休假日来说,这个点醒过来确实有些早。而且早春的气温还不算高,被窝里的温度比外界更让人留恋,于是爆豪放弃了早起的念头,转头看向身旁的人。

 

他的恋人睡觉一向很安稳,属于一整晚都不会翻几个身的那种。所以此刻他正背对着爆豪,被角顺服地贴在脖颈边,只留出一丛毛绒绒的绿海藻,紧紧地靠在爆豪身侧。


这家伙安安静静躺着的时候还是很顺眼的嘛。

 

爆豪很满意自家恋人对自己的这种依赖感,于是好心情地摸了摸他的脑袋。不料这一摸好像弄醒了绿谷,他翻了个身,把头枕在爆豪的胳膊上。

 

“……小胜……”

 

“嗯。”

 

爆豪应了一声,但久久都没有听到回复。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发现绿谷并没有睡醒,而是在说梦话。

 

“……”

 

爆豪扬眉,伸手点了点绿谷的脸颊。绿谷的脸上本就有软肉,现在被这样的睡姿一挤就鼓起来一团软嘟嘟的,戳起来手感特别好。爆豪没忍住指尖上传来的舒适触感,连戳带捏地玩了好一会,结果刚准备最后捏一把就收手,一颗泪珠兀地划过了红润的皮肤。

 

——我靠!

 

爆豪惊得差点弹起身,连忙手忙脚乱地给擦干了眼泪。上天作证他刚刚真的根本没用力,甚至都没捏红!怎么就哭了呢!

 

手拿开的下一秒钟,眼神就对上了绿谷半睁的眸子,里面氤氲着刚刚睡醒的雾气和未干的泪痕,湿漉漉的没有焦距,就这么直愣愣的望着爆豪,硬是看得他咽了口口水。

 

“废久?”

 

“呜……”

 

绿谷还没清醒过来,眼睛眨啊眨得就是睁不开,手上动作倒是没停,轻轻摸过来抓住爆豪的衣角往自己这边拽。

 

“小胜……别走……”

 

奶奶的气音带着些许沙哑,听的爆豪耳根都酥了。他想着什么时候要让刚起床的绿谷录段音给自己存着,又想到前天晚上两人激烈的战况,那时候绿谷的声音也是哑哑的气音,不过一个美好纯洁得像是新生的小羊羔,一个是伊甸园的红色苹果。

 

绿谷使不上什么手劲,软软地根本没有力度,但爆豪还是顺势重新躺了下去,半靠在枕头上看着绿谷懵懂的样子,用唇碰碰他的刘海。

 

“怎么了?”

 

绿谷侧身去够爆豪的肩膀,然后环住爆豪的脖子把自己埋在恋人的胸膛上。他好像还处在半梦半醒之间,说的话断断续续的,声音也很轻,爆豪得微微低头才能勉强听清:

 

“不可以……小胜……以后不能再……这样了……”

 

是做什么跟自己有关的噩梦了吗。

 

爆豪皱眉,但还是伸手拍了拍绿谷的后背,再揉把他睡得乱糟糟的头发,别扭地安慰了一声:

 

“好,以后不这样了。”

 

绿谷闻言安心地放松了力道,也没有改变睡姿,就这么窝在爆豪怀里温存了一会儿。但卧室里的安宁并没能持续多久,绿谷很快就醒过来了。

 

 

 

“!!!”

 

拾起记忆的绿谷在爆豪怀里渐渐冒出了蒸汽,脸烧的都快熟了。他清楚地记得自己刚才做了多少让人脸红的事情,这是平时清醒的他想都不敢想的大胆举动。他悄悄抬头望了望爆豪的脸,正巧撞上他戏谑的眼神,立刻像只受惊的兔子一样嗖地一下钻进被窝。

 

“废久……真敢说啊。”

 

爆豪戳了戳绿谷头顶的发旋,侧身贴过去一点,低头看他的脸。

 

“梦到什么了?”

 

“没……没什么……”

 

绿谷把脸埋得更深了,把自己裹成个粽子躺在床中间,一副不动如山的样子。爆豪见他这样也不戳他了,掀开被子坐起来,等了一会儿转头看到绿谷还是没动静,于是沉默。

 

“……”

 

“你果然还是……在意以前……”

 

绿谷愣了一下。

 

“不是的!”

 

他也一下翻身坐起来,挺直腰杆正视爆豪。爆豪抬眼就瞥见他脖子上未消的痕迹,眸子不自然地转了转。但绿谷看见爆豪的猩红眼眸时还是瑟缩了一下,一口气憋在喉咙口没能说出来,涨的脸色通红。

 

“不是的,我……”纠结了半天后他错开爆豪的视线,手指搅在一起,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,“其实是……做梦梦到出任务,小胜帮我挡攻击受了很重的伤……”

 

“噗”

 

“不许笑啦!有什么好笑的!”

 

绿谷恼羞成怒地挥拳,雷声大雨点小地砸在爆豪身上。

 

“就要笑!笨蛋废久!”

 

爆豪一把把被子扬起来盖住绿谷的脑袋,隔着被子猛搓他的头发。绿谷的声音被被子过滤得听不清音节,只能看到他拼命挣扎着想挣脱他的魔爪,厚实的布料这儿鼓起一团,那儿瘪下一块。但还没等他重见天日,绿谷就感觉自己被抱住了。

 

“只是这样就哭了?不愧是废久。”

 

“……什么叫只是!我很心疼的好吗!”

 

“别搞错了,老子就算帮你挡攻击也不会受伤的好吧,你是在小瞧我吗?嗯?”

 

爆豪用胳膊箍住了绿谷的行动,找到他耳朵的位置放起了低音炮。绿谷听得脸红心跳,又只能动弹不得地感受爆豪透过被子布料传递来的温度,紧紧地包裹着自己的耳尖。

 

“没有……”

 

他的声音越来越小,最后小的连自己也听不见了。


tbc.

后篇:(下)

评论(9)

热度(65)